在花蓮的時間,是體驗也是學習

By 劉又華 | 台29

 

落腳處的民宿沒有奢華,只是簡單舒適過夜的空間,不過早起就能看到太平洋升起的一抹朝暈。港口部落一帶沒有都市的喧囂與壓迫,對我們來說,雙腳是這邊唯一的交通,除了市區往返,舉凡工作三餐睡覺甚至觀光都是如此,每天走在一樣的路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偶爾商業化民宿矗立在道路一旁,面向海景的一望無際。

計劃地點在花蓮豐濱鄉的港口部落,我們做的是海稻米復育插秧的工作。在這片梯田,放眼放去田埂把土地切割得整齊,一格一格向下延伸,綠油油的滿地青翠,狗兒在裡頭奔跑打滾,盡頭是寶藍色的汪洋大海,在旭日底下一閃一 閃,海風徐徐吹來,在廣大的石梯坪水稻田,就有那麼位藝術家,想把這片景緻、此刻悠閒傳遞給所有農人、族人、過路的人,爾後藝術創作點綴在這片梯田,「輕輕落下的種子」就訴說著感受土地與自然美好的那刻駐足。

在海稻米復育工作的同時,我認識一位獨自前來的志工女孩,非常年輕,住在志工中心,與當地族人一起幫忙、無違和地一起生活、吃飯、農事,即使她甚至來到部落沒多久時間!我問她來做志工的理由,她說她想體驗生活,甚至她說她獨自到青海旅行,旅程長達一個月,其中更是數不完無法預料的突發狀況,我不禁佩服起這位比我年少的女子,因為她的勇敢、她的生活態度,她面對不熟悉、在不同方面跳脫舒適圈的態度。

這是我第一次參與志工計劃,如果問我最大的收穫與改變,那無疑是我對事物的省思,具體而言,就是對議題的不再表面,不再認為看過幾篇報導,就覺得自己了解全局。

印象很深刻,在第一天晚上的活動中,志工們被分為正反二方探討企業進駐台灣東海岸的優劣分析,優點不外乎創造就業機會、年輕人回流......等等,反方則多是著墨在環境議題上,接著主題回到這次花蓮計劃所在「石梯坪」,民宿對面就是我們下午走過的「石梯坪遊憩風景區」。對石梯坪遊憩區的印象是堅強又恬靜的美人,在豔陽與浪潮的襲擊下閃現她的婀娜多姿,啊扯遠了......,對遊憩區的印象,只會覺得他是隸屬政府,是大家都可以去遊樂的景點,吧?事情的表象就是這樣,像我想破頭以為的天經地義,其實都是當地阿美族人多麽既憤怒又無奈的打擊。

原住民歌手同時也是當地要角之一的巴奈·庫穗最近凱道影片中的一席話,說道我們從出生開始就是非法的存在,因爲非法捕魚、非法持有魚槍、非法捕獵,然而這卻是他們祖先傳承百年來的生活方式,大海就是他們的冰箱, 甚至他們是台灣這片土地最初最初的居民。

出隊的這幾天,心靈很充實也很踏實,學習以不同角度探討在地議題之餘,更多是透過人與人互動之間,我發現更多以後的可能,也許在哪邊做著什麼事, 也許去了哪邊旅行,也許敢嘗試不確定,也許也許。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下一步,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