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們自己來說部落的故事

By 游賀翔 | 台灣計劃負責人

 

2015年,陸續被靜浦部落、港口部落和立德部落抵制的山海劇場開發案,轉向設址於磯崎部落;在外工作、生活的部落青年意識到此建設對部落可能帶來的破壞,紛紛返鄉關切;阿美族的Emas(陳科睿)和布農族的Tiang(馬中原)回到磯崎,組織部落向政府陳情、發動聯署;Emas和Tiang也分別於2015和2016年辭去工作回到部落,用自己的方式建立深度的在地體驗。

這一次,他們要用自己的方式,說出部落的故事。

阿美族 Emas(陳科睿)

在Emas一手打造的磯崎生命故事館前, Emas訴說著關於對磯崎的未來計劃;實際上見到的他,與Youtube影片中他質詢山海劇場中的犀利態度完全不同,充滿著對故鄉的情感。

「青年返鄉是非常辛苦的」,Emas細數他自2015年起回部落後的經歷說到,在青年人口流失嚴重的部落,返鄉青年除了建立產業外,還得肩負起部落文化採集整理、老人照護等工作;Emas形容向部落耆老採集故事,就像是在跟時間賽跑,隨著耆老一個一個逝去,Emas更感覺到文化傳承的使命和急迫。

磯崎生命故事館
磯崎生命故事館 照片來源: Hatila_磯崎生活不只這樣

初期在工作室選址時處處碰壁,當時Emas幾乎天天在被當作倉庫的家族老屋前烤火,想著下一步該往哪走。一天,有位部落的巫醫長輩跟他說,過往原住民家中都有烤火的傳統,而且不能熄滅,因為火焰象徵著生命與文化的延續;Emas好似感覺到老屋的呼喚,便著手整理老屋的空間,除了空出藤床、加設部落廚房外,也邀請藝術家在老屋內依照磯崎村的地景、文化創作;老屋搖身一變,成為遊人認識在地的磯崎生命故事館。

除了磯崎生命故事館,Emas也在磯崎策畫部落戲劇表演,舞台就在磯崎的海邊、已廢校的磯崎國小操場等戶外場地。Emas想證明,遊人更想體驗的,是在地深度的原住民文化,而不是在政府花大錢蓋的水泥建築裡,觀看制式的原住民舞蹈。現在,磯崎國小空間活化、部落旅遊都正著手規劃整理,磯崎也慢慢走出自己的路。

布農族 Tiang (馬中原)

距今88年前,Tiang的爺爺在追蹤獵物時,意外發現了在磯崎村的山間,有一處林相良好、土壤肥沃的土地,回到家時便奔相走告親友們。於是,Tiang的家族從中央山脈移居到了海岸山脈,成為全台灣唯一會撒網捕魚的布農族。隨著經濟發展,擁有良田和獵場已然不是生活的保障,Tiang的父親務農到一半轉作木工,而到了Tiang則是直接從軍;Tiang發現,在未有持續累積的產業基礎下,部落已漸漸脫離原有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之後,Tiang花了10年於軍旅生涯中抽空回部落做資源盤點,最後在2016年退伍回部落,成立了高山森林基地。

 

高山森林基地 攝影者: 林靜怡 圖片出處:自宅職人 夏遊(大樹攝影寫寫字編採學堂

在Tiang的努力下,發展出了在地體驗活動,他說道: 「在資源盤點時,我學習了國外的樸門農法和印地安人追蹤師訓練,結果竟然和爺爺、爸爸所教授的農耕、獵人技能有許多互通」,Tiang於是以部落的傳統智慧結合國外系統化的知識,設計出生態廁所和體驗遊程。

在漸漸有了一些成績後,更讓Tiang開心的,是年輕族人向他詢問是否能回鄉一起工作;除了年輕人外,Tiang也希望透過修復部落獵徑,讓耆老獵人也參與生態導覽,傳承布農族的山林知識,共同為部落產業努力。

Tiang介紹布農族傳統獵徑

「現在慢慢蹲下來,你現在看到的就是山羌眼中的森林;往右邊看,這個樹叢間的洞,就是山豬經過的證據,當夜幕低垂,就是山豬的Party Time!」,在過往,獵人觀察動物路徑以佈下陷阱,獲取食物;現在,透過貼近自然、喚醒感官,感受生活在土地上的動植物,反思人類如何與萬物共處。

Tiang的爺爺發現了這片土地的美好,帶著家族來到此地;而如今,Tiang重新回到土地上,將美好延續,持續介紹給更多的人。

Tiang一家人 攝影者: 林靜怡 圖片出處:自宅職人 夏遊(大樹攝影寫寫字編採學堂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下一步,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