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力藍的夏天》不論身在何處,不要忘了家

By 游賀翔 | 台灣計劃負責人

一個已經在都市生活,語言、習慣已經和部落脫節的青年Futing,陰錯陽差下回到部落、代替祖父參加一年一度的Sacepo’(海祭);就在差點要放棄之時,他認識了追尋父親腳步來到部落的女孩Lisin,為了贏取她的芳心,Futing開始學習部落代代相傳的捕魚技術、海祭傳統,也要挑戰部落的成年禮-游到巴克力藍島。

《巴克力藍的夏天》是Lekal Sumi導演的第三部作品,也是第一部獨立導演的劇情長片。Lekal Sumi是ELIV港口部落計畫,海稻米復育計畫的主持人Sumi Dongi的兒子。離開部落17年的Sumi Dongi,回到部落看到曾經豐沃的海稻田荒廢,有感於年輕族人大量外流、部落的老人家無力耕作,除了很難避免族人變賣土地外,部落文化傳承也難以為繼,於是在2010年,Sumi Dongi開始了海稻田的復育計畫,除了復育土地、更希望重新凝聚起阿美族Mipaliw(阿美族語 互助之意)的精神,期待透過建立多元部落產業,讓下一代的族人可以在家鄉工作,並傳承發揚阿美族文化。

非科班出身的Lekal Sumi,也拿起了攝影機,靠著自我學習和摸索,紀錄下母親Sumi Dongi說服族人、修復水路到海稻米復耕的過程,於2012年完成了首部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也因為這部作品,讓Lekal Sumi結識了鄭有傑導演,進而將Sumi Dongi的故事為藍本,改編為劇情長片《太陽的孩子》;也因為前兩部片的累積,才有了2017年的《巴克力藍的夏天》。

異於《太陽的孩子》中諸多明顯台灣社會議題的影射,《巴克力藍的夏天》的主軸是年輕男女兩小無猜的愛情故事,電影中也細膩地呈現部落的美景、美食、飲食文化、生活態度;今年四月我第一次在光點華山觀看此片,大螢幕上呈現起來更顯生動,也讓我更加期待港口部落計畫的開展。

當電影映後的導演交流時間,另我驚訝的是參加電影首映的觀眾,有不少比例也是在台北成長、生活的族人,交流時間也導向如何回到部落,保存部落文化等嚴肅議題;導演也說到,如果觀眾可以多看幾次《巴克力藍的夏天》,會看到電影中不同的層次。

因為開展港口部落計畫,我漸漸認識了原住民的歷史和現今族群文化的困境,也重覆看了多次《巴克力藍的夏天》;除了發現電影巧妙安插許多原住民的現實困境於諸多細節中,也體會到電影中對身分認同的探詢。

在價值觀單一、被整個社會推著向前的都市裡,很少有機會停下來喘口氣,回頭思考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該往哪裡去? Futing回到部落,原本的都市生活型態需要重新適應部落步調,Futing在追尋中找到了自己、認識了自己的文化,進而挑戰部落的成年禮-游到巴克力藍島(Futing的中文意思是魚,可以認定是導演偷偷埋的伏筆),而Futing所愛慕的Lisin,本身也具有著對父輩過往的執著追尋與勇氣。

現實生活中,主角Futing的身分背景跟導演幾乎如出一轍,Lekal Sumi從小於台南長大,直到退伍後才回到港口部落,學習和認識部落文化;而飾演Futing的林孫煜豪,本身也是已遠離部落的年輕族人,因為電影的拍攝,也回到自己的部落,取了原住民的名字,開始認識自己原有的文化。

片尾,部落大哥Kacaw對Futing說: 「明年海祭一定要回來喔!」,就像在對我們說,不論身在哪裡,不要忘了家,不要忘記自己。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下一步,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