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pal State of Mind- Mr. Basnet

By 嚴琳|尼18 隊員 

在 7.28-8.7 去了尼泊爾,回來後心得太滿,因此只好用寫的,將那些該留存在心中的 Nepal State of Mind 記錄下來,分享給自己,也給大家。將以人物為主旨,提出一個生活價值觀或人生理念,邀請大家思考,生活百百種,你選擇的那一種,是你喜歡的嗎?

那是個陰雨的下午,環保旅店濕濕涼涼,我們坐在如高峰會般的長桌上,等著旅店主人的出現,尼泊爾的雨季使人發霉,我心正愁著,為什麼不是好天氣呢?

Mr. Basnet 走進來時,我第一個注意到的是他的衣服,心想,不虧是尼泊爾政經界翹楚,衣服整齊得宜,不過度華麗,卻襯得出穩重的氣度。

他先問我們 “ How was your trip? How do you like Nepal and how is life at Patlekhet ?” (Patlekhet  是此趟旅行 Homestay 的山上) 我回答 “It’s great” 他繼續追問 “How is it great? You like the life there? How different is it from your life at home?” 

我說,生活非常不同,我喜歡那裡,因為在山上,隔去了城市的一切噪音,包含網路,讓我更能體驗傳統道地的尼泊爾山區生活,回歸簡單,回歸純樸,回歸愛。

Basnet 好像很喜歡我說的 簡單 (Simplicity) 純樸 (Purity) 以及愛 (Love),他就延續著這些單字,問我們,為什麼,在那兒會感受到簡單和純樸,以及愛呢?會想要完全過那樣的生活嗎?

這時我被問倒了,因為捫心自問,我無法接受山上的生活,身為一個 city girl,山上沒有熱水,沒辦法洗澡,廚房鍋碗不會坐在櫥櫃上,而是攤在地上,下過雨後混著泥土的水一層層沾染在鞋子,衣服,甚至餐具上,我真的沒辦法。

所以我誠實地說,不,我不能,我不想完全在山上生活,會沒辦法適應。這時 Basnet 又回頭問我,那如何在城市與山上的生活之中,找到一個平衡的生活呢?你看見山上的簡單純樸,也希望享有城市的舒適與整潔,那該如何平衡呢?

平衡?的確沒有想過該如何平衡,該如何把在尼泊爾體驗到的生活帶回依然吵雜的城區?因此我聳聳肩,說,我不知道,能有平衡嗎?

Basnet 接著說,簡單,是每個人都想要的吧?那人們為什麼把生活過得如此複雜呢?你們每個人都有工作?有吧,你們為什麼工作,辛苦嗎?我發現很多人因為工作很辛苦,下班或假日就會到百貨公司買東西,然後又因為沒錢了,就必須繼續工作... 你看山上的那些居民,他們有因為這樣而工作嗎?他們或許也會想要擁有你們所擁有的那些財富和豐富的物質生活,然而,他們的生活相對單純,物慾低,自然不需要很努力地工作,很努力的花錢。

人們就是有太多的貪念 (Greed) 才沒辦法真正體驗簡單,純樸的生活。而什麼是貪念 (Greed) 呢?貪念就是 “想要”,舉例來說,冬天很冷,我們需要一個外套,然而,當我們看見櫥窗中有更好看的外套,或看見朋友買了更時髦的外套,因而再去買一件外套時,就是 “想要”。衣服其實夠穿就好,有得遮蔽,有得保暖,那就夠了。

此時尼泊爾的正領和副領隊同時分享,自從兩年前來了尼泊爾,聽完 Mr. Basnet 的理念後,就沒有再買過新的衣服,雖然會造成一些困擾,例如朋友看見他無論是親臨現場,或 Facebook 打卡都穿著同一件 T-shirt,同一件外套時,不免糗他 “為什麼永遠都是這件啊!難不成你跟祖克柏一樣,同件 T-shirt 會買個很多件?” 然而他說,只要衣服還能穿,沒有破爛,就會一直穿。

Basnet 聽完後頻頻點頭,然後說 “And yes, so people now know you by you, and not by your clothes.” 這句話當下點醒了我,就像我注意一個人,都會先注意到衣服一樣,其實,衣服往往掩藏了這個人真正的 character。而我,是不是也不斷的藉由外在的物質定義自己?擁有更好的衣服,穿上更高級的布料,能代表什麼嗎?更有品味?更懂得生活?還是我擁有更好得生活品質?即使擁有了這些,有因此在心靈上更富足?或感到更快樂嗎?

在尼泊爾山上生活的這六天,我過著相當純樸的日子,日出而起,日落而息,起床後吃吃東西,放放空,到隔壁家串門子,跟孩子們玩玩遊戲,沒花什麼錢,沒買什麼東西,很少製造垃圾,甚至沒有物慾,卻依然很開心。這樣的日子,雖然便利性低,很多地方依然不習慣,然而就像 Basnet 說的,我們不需要完全過山居生活,卻可以嘗試在體驗過如此簡單的生活後,想辦法將這樣的 State of Mind 帶回城市,少一點消費,少一點慾望,多一點與大地共存的善念。

會面接近尾聲時,同團的哈佛 MBA 高材生提出了問題,他說,像尼泊爾這樣正處於發展中的國家,如果人民都不消費,如何帶動經濟呢? Basnet 笑了笑,抓了抓頭然後說,這真是個好問題,他常常被問到,然而你們有沒有想過,或許 “Nepal doesn’t want to be the next Singapore or even the next Taipei, Nepal wants to be Nepal.” 

那是我第二次在會議上感到自己如此渺小愚昧,像井底的青蛙卻想統治世界,沒錯啊,為什麼 Nepal 不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呢?商業化,都市化和過度的消費對地球,對環境,從來不是件好事,現在許多已開發國家也開始尋求舒緩之道,學習跟自然共處。Nepal 難道不能避免過度發展那一部分,從開始發展之時,就學習跟土地好好相處,學習發展經濟的同時尊重土地嗎?

生活的模式亦然,在面對過度包裝,過度商業化的環境下,我們每個人難道不能選擇一個更尊重土地的生活方式嗎?沒有要大家成為山頂洞人,但至少開始學習尊重土地,學習降低垃圾量,學習自備餐具環保盒,學習減少消費,學習幫地球減輕負擔。Basnet 說, “We must respect the mother earth, for she is here for us, she don’t need us to survive, but we need her.”

是啊,地球沒有人類,不也活得好好的嗎?既然是我們需要地球,就該好好保護她,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