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少年

《廢墟少年》那些沒有被接住的孩子

By 游賀翔 | 臺灣計劃負責人

 

你曾經在生活中遇到這些少年嗎? 他們夜間出沒,在便利商店外玩手機遊戲、吆喝,騎著五彩繽紛的改裝機車呼嘯而過,在夾娃娃機店內遊玩談笑,經過的路人無不快速經過、避免與其四目相接,畢竟新聞媒體也不乏青年血性造成憾事的報導,但媒體沒有告訴我們的,是這些青年背後的故事;如今終於有媒體針對此專題做出報導並集結成書- 非營利網路媒體 《報導者》的《廢墟少年》。
 
《廢墟少年》的書封,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點出這些少年們的困境;原生家庭的失能,迫使這些少年們必須提早長大,負起對自己和家庭的責任。雲林的土豆,15歲父親與阿嬤相繼過世,此時的他靠在農田噴農藥養活自己,在沒有良好保護下,對身體的負擔極大,而大量的體力活,土豆和朋友得抽菸、嚼檳榔提神;朋友也成為土豆最大的寄託,最大的娛樂便是下班與朋友聚會、聊天、玩夾娃娃機。另一位少年因父母被倒債而寄人籬下,父親因工作受挫,時常在外喝酒後回家毆打母親,少年一心想賺一大筆錢,來解決家庭的問題;於是在朋友的介紹下到多明尼加做詐騙,過程中因故被囚禁、丟包在機場,輾轉才有個臺灣旅客協助其回到臺灣,而如今他在餐廳工作,一天工作14個小時,仍在期待去中國做生意賺錢。
 
透過對個案的剖析,可以看出現有表面問題背後的複雜成因,失去家庭庇護的青年需要獨自面對社會,而毫無資源的他們則最容易成為被剝削的對象,在努力工作仍無法改變命運時,鋌而走險反而成為合理的選擇。《廢墟少年》也探討背後的系統性原因,臺灣近幾年來高風險家庭的數量逐年成長,少年犯罪率在毒品、詐欺這兩項更是急遽攀升;政府花在少年矯正的預算,較中輟生教育、弱勢少年職訓高出3倍有餘。政府亟需推動跨部門的安全網接住這些少年,讓其累績能力、培養自信、重新與社會建立連結。好消息是,目前政府已編列預算開始推動,而報導者在書中也提出了香港、韓國的例子作為借鏡。
 
以立在與臺東照顧高風險家庭孩子的非營利組織—孩子的書屋合作計劃中,我們在第一線看到組織如何陪伴這些孩子們成長,並深切理解到其中所需的巨大投入;在一次書屋創辦人,陳爸的講座中,參與者問到該如何協助孩子的書屋,陳爸回答到「請開始關注你所住的社區、大樓是否有缺乏照顧的孩子,並給予關心;如果每個人都能主動關心,就不會有被落下的孩子,也不需要孩子的書屋存在了。 」《廢墟少年》用溫柔且嚴謹的角度,帶領我們開始了解,而了解永遠是付出關心的第一步。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下一步,你可以......

分享至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