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與心理界線 - 與長輩展開一段真誠又溫馨的對話

By 江竺霓 | 課程設計師

 

又到了過年團圓的時刻,家中許久不見的親戚們也相互拜年祝賀,令人聞風喪膽的過年句型們在走春時節,也強勢回歸:「大學/研究所/國考(任何可以帶入的考試)考得如何?」「什麼時候畢業啊?」「交男/女朋友沒?」「要不要幫你介紹?」「現在在哪工作?」「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生小孩?」「什麼時候再生一個?」......三姑姑六嬸婆七舅公開始話家常,但卻常常戳得我們小心臟承受不住啊!仔細想想,答案對他們真的重要嗎?過年團聚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他們會問這些問題?我們能不能分享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呢?

在華人的世界中,界線模糊的幾乎不存在,家族群體彷彿是密不可分、唇亡齒寒的生命共同體,這種模式也複製到了人們的交友、參與的社團、親密關係。個體生命中必須獨立面對的議題,成了成員共同承擔的事件,有的時候為了那份關注和連結、那種再怎麼樣都有人陪我一起的感覺,我們讓自己陷入了牽絆的泥淖當中,這時候「界線」可以幫助我們更聽見自己真實的需求,避免陷入情緒勒索的劇碼當中,也可以讓彼此獲得真實的快樂。

前一篇「放手吧!青蛙孩子的家長們」提到立界線是練習放手的第一步,其實界線也是身為小孩需要學習的一門重要功課。我們時常說要跨出舒適圈、擴張自己的眼界,但不知道你在看過這個世界後,是否曾經也有過類似的小小抱怨:「為什麼xx國的小孩都不用像我們一樣一直讀書一直考試?」「為什麼他們都可以那麼自由?」「我爸媽都逼我選擇我不想要的科系,我都是為了他們。」「都是因xxx的錯,我才會變成這樣不快樂。」「我沒辦法,但我必須得這麼做。」

嘿,如果你曾經有類似的抱怨,別著急,我們一起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首先來想想我們是否沒有拉起那條界線,將本來生命中要去面對事情的壓力轉嫁給其他人了?是否因為害怕孤單、失敗而把應該做決定的責任分擔給周圍的人了?生命中的決定,舉凡考大學、選科系、出國與否、結婚......等,可不可以是在我們覺察了眾多可能性、評估後,為自己做出選擇,並且為了這個選擇而負責;即使和重要他人、主流的意見不同,但仍願意去嘗試,並且承擔後果,努力爭取、溝通、也適時地妥協。獨立除了是物理環境上,更是心理上能獨當一面;界線的目的不是要用立可白在中間畫線,使人斷開所有關係、如果超線就完蛋了(那樣叫做底線),而是在知道彼此相處最舒適的狀態後,能夠有彈性並且自在的展現自己真實的樣貌,這會讓你和他人產生最真誠、健康的連結。

在以立志工服務的過程,當我們真的跨入異文化當中,所謂找尋生命不同的可能性,不只是物理環境上的移動,更是心理上也跟著位移、跳脫那些僵化的自動化思考,才能真的知道不同的可能與選擇性究竟是什麼。我們重新省視的除了本來的生活型態之外,也是透過短暫而密集的與夥伴們相處的過程中,覺察自己在人際中的樣貌,試著透過不同的角度去反思這是你所喜歡的自己嗎?你是壓抑了自己或是張揚的跨過了別人的界線呢?你看見了哪些自己的優點和想進步的地方?即使都是台灣志工,每個人都帶著自身的文化和彼此在交流,對於要密集相處和合作的新朋友們,是一個學習心理界線很好的練習機會。

當我們回到台灣後,重新檢視本來的生活環境,在過年期間面對平常少見面的親戚長輩時,除了要展現禮貌,回答壓力感十足的問題外,是否可以帶著新的眼光去看待和思考,過年團聚的意義是什麼?是聯絡感情、彼此交誼,也是統整過去一年的成長,展望新的一年自己想成為的樣貌。每年必問就這幾道題,究竟是為什麼?或許是他們展現關心、想和我們產生連結的方式,也跟他們生活的觸角有關。這當中有哪些問題是你真的想回答的?你想不想發揮一些正向影響力,試著去創造一些自己有興趣的話題,也把你覺得真正喜歡的東西和他們分享呢?或許就從舊的一年你發生最好玩的事、糗事、難忘的事、有成就感的事開始分享吧!接著可以是新的一年特別想要變得不一樣的地方,按著你想揭露的程度去說,拋出友善的話題,讓大家一起加入,也造福姊姊妹妹哥哥弟弟,可以逃過令人心慌慌的大哉問們,一起快樂地過個不一樣的新年吧!祝大家新年快樂!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下一步,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