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村落景色

【深入在地】柬埔寨專題IV-走過傷痛,活出生命力

By 高捷 | 計劃總監

 

作為中南半島的文明古國,柬埔寨有超過2000年的歷史,最被眾人所知道的,大概就是世界文化遺產吳哥窟了。吳哥窟並非只有一個時期的建築,其範圍也不限於單一個神廟,當中橫跨數百年的歷史,而以吳哥王朝時留下的建築佔比較多。吳哥王朝後,柬埔寨被暹羅、越南入侵、進攻,進入了衰敗時期。直到1863年成為法國保護國,進一步成為殖民地。二戰時期,短暫被日本統治,在戰後脫離法國獨立,進入了近代的柬埔寨歷史。

強國角力,紅色高棉政權崛起

在冷戰跟越戰時期,柬埔寨成為中國、美國、蘇聯角力的場所之一,在越戰期間,受到美軍炸彈波及,加上當時柬埔寨政府由親美政權掌政,使得民間開始出現反美與反政府力量,共產主義也因此時萌芽,隨後發動政變建立了紅色高棉(或稱赤柬)政權。紅色高棉之後的數年,是柬埔寨最黑暗的一段時間,在三年多的時間,實行極端的共產主義統治,保守估計超過200萬人死於饑荒、勞改、疾病、政治迫害,在這段時間內,舉凡僧侶、知識份子、老師、醫生、外國人等也都被視為迫害對象,政府積極的肅清異議份子並加以屠殺。現今在金邊的S-21博物館、暹粒的大屠殺紀念碑(或稱殺戮戰場)便是保留當時的監獄、萬人塚以紀念當時的受難者。

隨後因為紅色高棉入侵越南,使得越南在蘇聯支持下反攻柬埔寨,才結束了紅色高棉的政權,並將紅色高棉的罪行公諸於世。在往後的十年,紅色高棉逃亡至柬埔寨西北泰國邊境地區盤據,直到90年代,各方軍閥簽署巴黎和平協議,並在聯合國支持與介入下,舉行了民主大選,才進入較穩定的時代。現今的當政者洪森,在柬埔寨執政將近三十年,作為前紅色高棉的軍官,隨後協助越南入侵柬埔寨,洪森的背景與過往雖被人質疑,但其手段和謀略讓他穩坐政權,即使在第一次大選中落敗,也能透過政治手腕並結合軍方政變,當政至今。

紅色高棉的歷史對柬埔寨的衝擊是全面而且根深蒂固的,從文化、經濟、政治等各方面造成毀滅性的破壞。從我的工作來看,最常接觸與討論的,便是戰後聯合國的介入造成的局勢,以及文化毀滅後的復甦。

聯合國介入重建,大量外援進入

聯合國的介入,也帶來了像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等國際NGO,這使得柬埔寨開啟了依賴外援的局面,不論是外國政府對柬埔寨政府的直接金援,或是民間團體進入柬埔寨的服務與救援、社區工作,都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最明顯的,在於政權對外來資源的依賴,以及人民對援助者的依賴。政府每年的建設、發展經費,有近一半會來自於其他國家的金援或支持,從早期歐美國家,到近十年的韓國、日本、中國,我們在柬埔寨隨處可見這些外來者出資興建的基礎建設如橋樑、道路,因為總是會有顯眼的紀念碑或是紀念牌豎立在路旁,但這也使得外國投資大舉進入柬埔寨,一方面帶來資源與技術,另一方面其貪圖的廉價勞力也在工作環境與低廉的薪資等方面體現。

民間力量展現創意與韌性

隨著民間援助團體的出現,從早期的物資發放、孤兒院成立,到中期的社區工作、教育、醫療等議題工作,近幾年則轉變成社會企業的概念。傳統的NGO在村落或社區,工作範圍大都是教育支持(像是英文教學、學校硬體建設、師資)、衛生(飲用水、井水、廁所)、健康(醫療、營養)、農業技術、直接援助,其他像是人權、人口販運、婦女權益等各方面議題也都有,全柬埔寨有將近3,000個NGO。而隨著社會企業出現,這些工作衍伸出的多元型態,則看出了柬埔寨人的韌性和創意。

以立作為社會企業,在當地的做法便是透過帶領志工,達成社區工作,這樣的模式在當地不多見,但也有一些在地組織或是國際NGO是以志工的模式來進行社會工作,透過志工的繳費來達到組織的營運。目前多數社會企業,都是以技能培訓和商品與餐飲販售來進行,像是村落弱勢婦女的手工藝品,或是提供街童與弱勢青年的技能培養如修車、廚藝、機械等等。這類的社會企業在近五年發展相當迅速,搭配當地文化創意,在暹粒、金邊都可以看到為數不少的商店、市集或是咖啡店以及相關店家。

新的模式產生新的議題

然而,這樣的社會企業模式,也誕生了一些矛盾或是衝突,以以立為例,引進志工進行社區工作,某種程度帶有體驗貧窮的意涵在,但這樣的體驗是否公平?而當地村民的生活為何需要被體驗?這些都是非常需要討論與釐清的議題。當然,我們深知這樣工作的議題層面,在出隊過程中會不斷和志工一起反思,不斷進化,希望讓社區工作,可以對在地、對志工造成友善正面的影響。而從商品來看,不少在地組織會將孩童的畫作或是藝術品,包裝成商品販賣,但孩童的藝術創作是否能夠用金錢價值衡量?如果孩童的作品可以被販賣,那孩童本身的創作是否成為一種勞動,這樣的勞動如果被利用,是否是另一種形式的童工?

柬埔寨在發展的過程中,因為吸取了許多現代化國家成功的經驗,本身能夠快速的成長跟躍進,但也因為沒有當中的過程和摸索,缺少了在地的脈絡,流失了探索的可能。但因為有豐富的文化與歷史背景,柬埔寨人的藝術天份與創意來源始終源源不絕,隨著教育逐漸普及、青年意識抬頭,這也成為柬埔寨走向未來的光環之一。

發展在地社區,催化志工改變

作為帶領志工的角色,同時作為在地工作者,我們永遠都在天秤的兩端取捨,不斷的在找尋平衡,有時思考偏向志工改變,有時認為在地社區的重要性較高,這也是在以立工作,衝突矛盾卻又具備挑戰的一個環節,我們不斷想找到最佳答案,但卻沒有盡頭。在以立,我們清楚知道,志工的改變是因為,志工來自於現代社會、先進國家,許多世界上的問題如環境、貧富差距是因為人們的不關心(像是,我們購買特價、平價品牌服飾,價錢的低廉轉嫁到柬埔寨工廠女工一個月150美金的薪水),或是因為人們的不在乎,所以我們企圖讓更多人具備這樣的意識與責任。我們也清楚知道,我們希望可以協助在地社區,讓他們更有能量,過得更好,因為這是我們一生的目標與方向,為此,我們傾盡全力。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下一步,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