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實錄

柬埔寨計劃 - 柬143隊員 - 張羽閔

「要是睡著後能不再醒來就好了。」,因著憂鬱症,這個想法陪伴我將近一年,而那年的我,還只是一個剛升大學三年級的學生。即使我好幾次想要結束生命,卻因為每每行動前都會想起我爸傷痛的臉,讓我都沒有真的去做──尋死的勇氣好像比活著還難。但是對於沒有目標,生活空洞的我來說,其實活著跟死了沒什麼差別。

閱讀完整故事

即使有接受精神科醫師的藥物治療,一切看似好轉卻不盡然。雖然我想結束生命的念頭已經淡化,但我不再是一個能久坐的人,我對學業方面的技術也完全沒了信心,我只想逃離這個環境,於是我辦理休學,回到了家鄉。

因緣際會下,我接收了許多社會工作者的訊息與關懷,在休學沒多久後就決定重考這方面的科系。「也許這會是我想要的吧?」其實我心中滿懷著各種不確定。一天晚上,我在某平台上看見了發文者去當志工的心得分享,「原來有一種活動叫做志工活動!」這是我當下的驚訝。我一直都很相信緣分,在我的人生正在動盪與轉變的時候,這篇文章出現在我面前,就像是一種指引,於是我也報名了志工活動,就是我今天想分享的「我跟著ELIV的腳步來到了柬埔寨」。

我從來沒出過國,也從來沒做過志工活動,而我卻單槍匹馬的報名,老實說我真的非常焦慮,難道要我相信人性本善?對於一個完全未知的活動,而且一下就要出國八天,真的好嗎?然而,我將這一切交給緣分。好在不管是行前會或是出發到結束,一切都平安又順利。

記得剛開始的那幾天,即使到了旅店整理物資,去了各地參訪,甚至進入小學上課,我都還覺得一切都是夢,很真實卻只是個夢。直到蓋房子那天,全部志工加上當地村民與工匠,至少20人合力抬起房子骨架並且插入土中,看著聳立的房子雛型,再環顧身邊的這群人,以及當地的藍天白雲、紅土黃沙……,心裡的那份不安不見了,「這一切不是夢,我的『柬單生活』真的開始了!」我這麼想著,心裡非常踏實。

這天來到家訪,這戶人家因為原本的房子被天災吹倒了而搬回與媽媽同住,狹小的空間加上不符合空間的人數,看起來又更擁擠了些,但是整個家訪過程,被訪者都保持著笑容。我發現,不管是當地的大人或小孩,每個人都擁有純真的眼神。當地的人們選擇並不多,工作不是做農就是去城裡工作,而讓小孩去上學的家長都希望孩子未來能當老師,因為那是份穩定又高薪的工作,對他們來說,教育是唯一翻身的機會──這讓我非常震驚。在台灣,我擁有非常多的選擇與資源,我可以輕易的放棄一個唸書機會,就因為我自認為唸不下去,我也可以因為我需要幫助而獲得幫助,我甚至有機會來到柬埔寨……,他們卻始終在這裡,做著他們覺得該做的事,然後偶爾希望有一天能有脫離貧窮的機會,或者他們甚至想都沒想過,只是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他們總是身邊擁有什麼,就去把握什麼,從來不渴望更多,而是滿足於擁有的一切。

其實一開始要出國時,我也是滿腔熱血的以為我要去幫助當地人,但是為期八天的活動,我卻沒有一刻感受到我正在幫助誰,而是完全不間斷的分享與回饋。同樣一個天空下,有一群人處在我完全想像不到的逆境中,卻好好的活著,珍惜彼此生命,這對曾經因為低潮而一度想離開人世的我來說,映照了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愚蠢?一直到回到台灣,這個震驚感依然沒有淡去。我重新思考,像我這樣的人到底能做什麼呢?畢竟我身在一個資源這麼豐富的環境!我讓自己立下了一個「ReLive計畫」(重開機人生),會有這個名詞,是因為當初在ELIV面試志工領隊時,我的面試官Kevin提到的,我認為這個名詞非常符合我想做的事:重新好好的活著,並且盡可能的做我力所能及的事。來面試領志工領隊也是我的計畫之一,很有榮幸能順利錄取。接下來,我還有非常多的想法及想做的事,期許自己在未來一一實現。

我感謝ELIV,感謝柬埔寨計畫,感謝這一切的緣分。我的「重開機人生」開始了,我不會要自己忘記過去的渾沌,而是去與過去的自己和平共處,因為沒有這個「過去」,就不會有接下來的轉變以及為何踏上這條未來路了。

回頭,感謝從零開始,一直到前一秒鐘的過去的自己,謝謝妳沒有放棄人生,謝謝妳重新振作。

謝謝這趟「柬單生活」,讓我的人生不再「簡單」。

柬埔寨計劃 - 柬143隊員 - 王奎藺 

因為從小參加童軍的緣故,服務一直是生活的重心,不斷參與各式志工活動,我始終相信參與服務能為社會帶來正向的改變,這樣的信念一直到大學時期去到馬來西亞華僑學校擔任國際志工為止。

閱讀完整故事

華僑學校學生家境普遍不錯,和以往服務對象的「弱勢者」的形象有落差,且服務過程中,學校花了很多時間招待我們到附近鬧區進行所謂文化交流,我開始對服務的目的產生了一絲懷疑。

畢業後參加了中國青海計畫,可以感受到孤兒學校的孩子需要陪伴,但一個暑假兩到三梯志工的短期陪伴,每次活動結束孩子就要面對一次分離,看著孩子的眼淚還有一直希望志工給予再次見面的承諾,我沒辦法說服自己這樣的服務對被服務者是好的。

為了尋找國際志工的可能性,我又參加菲律賓計畫。在計劃裡我看到了社區,不同前兩次服務過程只著重服務對象本身,這次服務,關心的層面更大,領隊也帶領志工不斷思考服務汙染的議題。對我來說我看到一個模糊卻還不夠完整的答案。

直到參加以立柬埔寨計畫時,我看到了完整的社區本位概念,除了尊重當地之外,不同於之前志工本位的角度以服務者和被服務者的身分互動,以立計畫中我們和當地是以夥伴的身分共同去完成任務。在這樣的服務過程中,沒有「我者」和「他者」的分別,有的只有我們。

柯智棠在歌中唱著:「你不真的想流浪,只是想找到解答。」花了幾年時間參加不同組織的計畫,很幸運的,我最後在以立柬埔寨計畫找到了解答,停止流浪,同時也選擇留下來和以立一起出發。

泰國計劃 - 泰4 - 隊員Wendy

走了這趟人生百泰,回來後,我仍然可以不斷回味當中一段又一段的故事:生活中的小插曲、人與人之間的小互動、環境中的小風景,在人生百泰的加持下,被放得好大好美麗。我好想分享每一個小故事,但更想分享,為什麼我會在這短短八天中,累積這麼多的美好片段:因為I care, I share.

閱讀完整故事

在泰國,我在乎所有的人事物,我想要知道農場創立的理念、想要知道住在這裡的人們為何而來、未來又將飛往何方。我喜歡與隊員一起分享,從相異的看法中勾勒出另一種世界存在的模樣,有時我甚至會迫不及待輪到自己分享,因為有些話、有些發現,覺得不與大家分享討論實在太可惜。我享受每一個發掘不同的當下,甚至意識到,當自己的刻板印象被扭轉時,不僅是讓自己突破了一層玻璃,更是拓展出了一片新的、等待被探索的空間。

曾經,我問過一個克倫族的緬甸男孩,他到CLUMP農場居住的原因。在自以為去之前做過功課、知道泰緬邊境有很多克倫族難民的心態下,我假定了他是因為某種因素,逃難而來的,而他來這邊的原因,我也很自然的假定了是為了學一技之長,之後可以在泰國謀生。但其實根本沒這麼複雜。他來泰國,只是因為在這裡有更好的學習機會,而他來CLUMP的原因,是因為他可以學到他所想學的任何事物,包含咖啡、農作、語言、與其他青年的相處以及與像我們這樣子的國外朋友交流。他說未來,他要回到緬甸去,用他所學的一切,讓家鄉的家人與社區,擁有更好的生活與發展。

那個時刻,在說這些話的他,閃閃發亮地比陽光更為耀眼,成為我這趟旅程中最印象深刻的畫面。

若不是我想要更了解這位離鄉背井的朋友,我不會發現我陷入了「克倫族vs難民」關聯性的窠臼,更不會發現,實踐夢想的人是如此美麗,而我何其有幸,在他正走往實踐夢想的路上,參與了小小的一瞬間。每當分享起他的故事,他發亮的模樣仍會活躍地出現在我腦海中,很想找個機會再和他聊聊:你最近可好?

因為在乎,所以發現,因此分享;因為分享,所以發現,因此在乎。

I care, I share. 愛care,愛share。

希望每一位還未參與過以立計劃的你,都有機會一起來「愛care故I share」。

 

柬埔寨計劃 - 柬104 - 隊員郭玟均

 以前,國際志工對我而言很遙不可及,語文能力又要花1年以上,或好幾個月的時間,工作後有幸遇到了以立,很用心有想法也願意反思的團隊,長期的計畫短期的志工,可以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去參加,覺得很感謝。

閱讀完整故事

柬埔寨一個我只知道有吳哥窟的地方,很多孤兒、國際組織的地方,會有孩子跟外國人要錢,透過以立多了一些機會去了解這個國家不同的面向,留了一些感動在那裡,也帶了很多感動回台灣,而柬埔寨人文珠,從翻譯到成為這計畫負責人,這過程,讓人驚艷不已,是一個很有生命力的女孩,有機會在柬埔寨計畫中參與其中小小小小小的一部分,成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歷程,感到很幸運。

志工或服務性工作,讓我檢視服務的初衷,起心動念,不停地往前,學習評估跟有效的助人,讓人有能量去面對自己,不斷的修正,是一條學無止境的路。國內跟國外的差別,對我而言是人為的界線,而這些界線,讓我認識也更了解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差異。

我相信想要當志工的人,總會找到屬於自己的選擇,不論是國內、國外,自己或跟著不同的組織前往當地,對我而言,評估自己的能力跟身體狀況,然後不斷檢視自己的初衷,也要不斷反思,然後就好享受這一切的酸甜苦辣。

我們很快的吹過一年又一年的蠟燭,一點一滴累積著年歲,時間總是在吃飯、睡覺、起床間流逝著,不論在哪裡、什麼年紀、什麼身分、什麼位置,每個人的活著都要面對很多的快樂、悲傷、壓力。生命是一段很短暫的旅程,呼吸中止身體就結束了,但可以選擇我們可以做的範圍下,不論在哪裡,傳遞愛的能量。

如果你也想寫一篇屬於你的故事,把握最後名額